三星家族豪門恩仇記: 一代奠基業 二代爭權勢 三代而終?

2020-06-29 07:48 來源: 第一財經 

  宮鬥醜聞、自相殘殺! 三星家族豪門恩仇記: 一代奠基業, 二代爭權勢, 三代而終?

  死亡、税收和三星,是韓國人一生無法避免的三件事。他們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和三星集團有關,三星的總產值佔到韓國GDP的20%以上,由此可以想象被三星支配的恐懼。

  掌控三星財富帝國的是亞洲頂級豪門李秉哲家族,正所謂無恩怨不豪門,三星家族的故事,比任何一部韓劇都精彩,是一部融合了父子反目、兄弟鬩牆、叔侄鬥法、為情自殺、百億離婚的商業言情大片。

  三星幾代掌門人之間的爭奪堪比一出清宮大戲:父子相殘、兄弟鬩牆、跳樓自殺、公報私仇,應有盡有!

  李秉哲15歲就被家裏包辦了婚姻,生了8個兒女,為後來的家產之爭埋下了伏筆。

  王子之亂

  三星家族的第一場爭奪大戲,就發生在上世紀60年代,李秉哲從三個兒子裏選接班人的時候。

  起初,李秉哲準備讓三兄弟平分家產,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老爺子卻突然變了主意,決定家產由大兒子李孟熙一個人繼承。

  二兒子叫做李昌熙,好吃懶做,不學無術,從小就不被父親喜歡。

  三兒子李健熙,雖然一出生就被丟給爺爺奶奶帶,不是父母的重點培養對象,但卻深諳“會哭的孩子有奶喝”的技巧,天天給家裏打電話噓寒問暖,還致力於研習老爸最愛運動高爾夫,給老爸留下了一個懂事寶貝形象。

  李秉哲起初對大兒子進行了重點培養,然而在接手公司半年的那段時間裏,把公司弄得一團糟。三星的股東可不顧李秉哲的愛子之心,聯名上書要求半退休的李秉哲廢掉太子李孟熙,經過一段時間的掙扎,李秉哲最終收回了大兒子的所有管理權。

  此舉激怒了大兒子李孟熙。大兒子回家收集了父親的偷税漏税黑歷史,直接實名舉報到了青瓦台,想把老爸送進監獄。老爺子雷霆大怒,將大兒子趕出了家門。

  但青瓦台那邊還是得有個交代,因為親兒子的檢舉,李秉哲被當時的政府定了罪,於是想立功的二兒子李昌熙站了出來,替父親蹲了半年監獄,自以為算盤打得精明:無非是半年後出獄,繼承家業。

  可沒想到,等李昌熙從監獄放出來,卻發現自己的三弟李健熙成了頭號繼承人坐到了父親李身邊。徹底傻了眼的二兒子竟然效仿大哥舉報父親李秉哲。最終被父親送進了精神病院,1991年過世。

  在整個事件中一直低調默默不發聲的小兒子李健熙漁翁得利。1987年李秉哲過世後,李健熙直接繼承了三星集團的核心子公司(包括三星電子、三星物產),最後贏得了這場繼承大戰的最後勝利。

  繼承了父親的產業後,李健熙身上的霸道總裁範兒開始慢慢展露出來,不僅有總裁的能力,一舉把三星發展成了現在這個控制韓國經濟的大企業。

  現實版《繼承者們》

  經過十幾年的經營,李健熙身體越來越差,從上世紀90年代起,他開始物色自己的接班人。

  如果説三星家族上一代是豪門內鬥,那麼下一代就有點偶像劇的味道了,因為李家的富三代顏值頗高,還摻雜着不少狗血愛情故事。

  李健熙的老婆叫洪羅喜,是韓國《中央日報》前會長洪璉基的千金,典型的商業聯姻。

  洪羅喜婚後成了李健熙的賢內助,他們生了一子三女,兩人的小女兒李尹馨在2005年就去世了,這樣一來,爭奪家產的就變成了三個人:大兒子李在鎔、大女兒李富真和二女兒李敍顯。

  為避免幾十年前的坑爹故事再次發生,李健熙不得不下令讓子女們掌管不同的集團業務:大兒子管電子&金融,二女兒管酒店&化工,三女兒管服裝&廣告。

  一眼看上去很公平每人兩樣,但顯然李健熙還是偏心兒子多一些,給兒子的電子和金融都是三星最核心的產業。

  李健熙一直把長子李在鎔視為繼承人,李健熙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培養他,李在鎔哈佛大學商學院博士畢業後就進入三星,與大象集團長女林世玲在1998年聯姻,生有一兒一女。2009年兩人離異,林世玲分得億萬家產,後與韓國當紅明星李政宰交往。

  大女兒李富真如今已經快50了,顏值仍然在線,在韓國開了首家奢侈品店成為韓國女性的時尚先鋒,繼承了相當於思密達釣魚台的新羅酒店,還被中信集團聘為董事。

  1995年,年近24歲的她陷入了愛情,男方是位名副其實的窮小子,三星最普通的一名員工。富豪家庭全家上下那個反對。今年1月,結婚17年的兩人離婚了。

  李富真贏了離婚官司,但卻被輿論質疑被愛情衝昏頭腦,最終還是遇人不淑,以後肯定經營不好三星,在集團內部的威信因此下降。

  李健熙的二女兒李敍顯算是中規中矩的豪門閨秀,商業聯姻嫁給《東亞日報》前社長金炳晚次子金載烈。

  事業上,她也是和長姐一樣,從三星的基層做起,幾年時間裏把管理的三星第一毛織打造成了韓國的時裝業巨頭。2013年時,李健熙將旗下的愛寶樂園服裝生意,全權交給了二女兒,而愛寶樂園的最大股東是李在鎔,寄人籬下的二女兒也沒有和哥哥抗衡的能力。

  三星宣佈不再傳給子女,財閥繼承生變?

  今年6月初,韓國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申請召開調查審議委員會,要求審議檢方就涉嫌非法繼承經營權對其提起公訴是否妥當。

  6月26日晚上,調查審議委員會最終做出建議檢方終止相關調查、不提起公訴的決定。

  會議當天,三星和檢方輪流陳述並回答提問,會議進行了9個多小時,最終13張有效投票中,贊成檢方對李在鎔提起公訴的只有3票。

  就在此前,韓國三星電子副會長、集團實際控制人李在鎔曾公開向全體國民致歉,並稱自己“沒有想法將公司的經營權繼承給子女”。這意味着,三星放棄“世襲制”,韓國財閥體系或迎變革。

  李在鎔公開道歉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16年韓國前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干政事件。當時李在鎔在父親李健熙生病入院後,成為了三星實際的掌門人。為確保自己的控股權,當時李在鎔力推三星物產和三星第一毛織合併。為了爭取三星大股東之一韓國國民年金的支持,李在鎔涉嫌賄賂朴槿惠及其親信,被判2年半監禁,緩期4年執行。後來該案件上訴至韓國最高法院後又被髮回首爾高等法院重審,目前該案件仍在審理過程中。

  此次三星集團李在鎔開先例的決定,或許多少有點出於無奈。

  首先,他本人至今官司纏身,而且有機會再次關進大牢;其次,三星面對去年的日韓貿易戰和半導體市場的寒冬,今年再逢新冠病毒世紀疫情影響,也加速了這間龍頭大企業改革的速度。

  4月底,三星電子公佈了2020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第一季度總營收為55.33萬億韓元(約合2789萬億元人民幣),同比(跟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長5.61%,但比上一個季度(去年第四季度),下跌7.6%。

  報告指出,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將持續到下半年,預計二季度業績仍將下滑。

  另一方面,進步派總統文在寅上台前就曾表明,不改革財閥和大企業,就無法為國家帶來真正的增長。

  不過,韓國財閥問題終究還是根深蒂固,各大家族財團目前仍牢牢掌握企業的控制權。

  就拿三星集團來説,雖然李在鎔承諾不傳子女,但其妹妹李富真,也會是一位理想的繼承人選擇。

  而且李在鎔本人也僅50出頭,也沒有退休計劃,他要是到了退休的時候,那可是二十年以後的事情了,那個時候世界形勢和韓國局勢怎麼樣,還不知道呢。換言之,在可見將來,掌控三星的,可能依然是李家的人。

  不過,韓國學者認為,李在鎔的這次宣言如果能夠落實的話,可能會徹底改變三星未來走向,尤其是打破了財閥制度根基,家族經營步入歷史舞台,這對於三星乃至韓國的財閥體系,還是會有深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