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董事長李東生:全球化沒有“暫停鍵”

2020-05-28 08:26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倪雨晴 

  “未來經濟全球化的趨勢還會繼續,這不是少數國家、少數政治家能夠阻擋的,因為經濟全球化符合發展的規律。中國企業未來要成為行業的領先企業,全球化、國際化是必須要走的一步。”近日,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副主席,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

  面對貿易摩擦、產業邊界碰撞,親歷一線的李東生有自己的見解。在他看來,經濟全球化沒有“暫停鍵”,但是它的形態和規則會有很大的變化,全球經濟格局也會相應變化。“比如現在大家説中國是世界的工廠,未來可能還要加一句話,‘中國企業把工廠搬到全世界’。以前是Made In China,中國賣產品到全世界,未來中國作為最大的消費市場,全世界會賣產品到中國。”

  在2020年全國兩會上,李東生提交了三份建議,圍繞着全球化、技術和資本。其一是企業的國際化、中國經濟的全球化如何有效推進;其二是關於國家如何加快科學技術能力的提升;其三是關於證券市場的改革。

  “經濟全球化趨勢不會變”

  回看歷史,在過去的四十多年中,中國製造業突破了重重困難,逐步走向國際化。“在改革開放的第一個階段,中國經濟的發展是靠我們的比較優勢,靠中國人的付出;第二個階段,中國企業開始建立自己的品牌,中國本土工業慢慢發展起來;第三個階段,中國製造業、中國企業能力進一步提高,開始輸出我們的工業能力,走向全世界。現階段,我們開始在一些高科技領域挑戰一些具有競爭力的跨國公司。”李東生回顧道。

  如今,全球並不平靜,貿易摩擦已從貿易逆差問題向多領域擴展,導致與美國業務相關的中國產業鏈出現外移。“他們很習慣佔據產業鏈的上端,但是中國現在已經可以挑戰這個地位,這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李東生表示,“中國已經建立起在製造業上的全球比較優勢,在大部分產業裏面,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就是因為我們在製造業的比較優勢,這不是別人給我們的‘恩賜’,而是中國幾代人的努力結果。”

  李東生向記者表示:“中國‘入世’之後,中國經濟加快融入全球經濟體,中國更好地把握住了機會,建立了比較優勢,在全球經濟中影響力和比重越來越大。這次逆全球化的趨勢以及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對於中國從貿易到科技、到各個方面設立的一些壁壘和障礙,對中國經濟未來的發展,對中國企業的全球化都會帶來深遠的影響。疫情讓這些影響或者這些措施更加極端化。”

  但是,開放與合作才能走得更遠,在李東生看來,經濟全球化趨勢不會變,但規則會變,中國要適應這種變化。“我們要在全球建立產業鏈和供應鏈,要紮根當地,發展全球化業務的同時對所在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有貢獻,這樣的全球化一定能夠得到其他國家的歡迎。”他針對全球化提出的建議是,一方面要實施針對性的產業政策留住核心產業,鞏固國內產業鏈佈局,另一方面是幫助國內企業拓展全球佈局,提升全球化經營能力。

  TCL本身也是如此踐行的,近年TCL加快了全球建設產業園的步伐。比如越南的彩電工廠已經在去年年底投產;印度的模組整機一體化智能製造產業園正在建設中,由於疫情的影響有所延後,但是今年年底也能投產;TCL還在墨西哥建立了第二個工廠,來支持北美的業務。未來TCL還準備在非洲、俄羅斯、南美洲繼續建設和加強供應鏈的能力。

  完善研發項目管理新機制

  除了外部的環境變化,目前新型顯示行業正處在技術升級、洗牌兼併的階段。在液晶面板領域,中國企業已經後來居上,根據羣智諮詢數據,2019年全球液晶電視面板出貨數量和出貨面積前五名均是京東方、羣創、LG、TCL華星和三星。隨着今年三星和LG繼續退出液晶市場,全球的液晶面板格局將面臨變化。但是在未來技術方向之一的OLED領域,三星和LG依舊各有優勢,尤其是三星在中小尺寸OLED制霸,LG在大尺寸OLED上技術壟斷。

  但更為關鍵的是,上游行業的話語權依舊在國外企業手中。我國面板產業中高、精、尖的關鍵材料和核心裝備仍嚴重依賴進口。如國產新型顯示關鍵發光材料在國內市場佔有率僅約5%,LCD和OLED核心材料的國產化率分別只有47%和17%。

  李東生表示,我國新型顯示產業發展主要面臨兩個問題。一是美國逐步強化對中國的技術限制,中國企業從美國引進新技術的合作途徑受阻。近年來,美國單方面對我國發起貿易戰,除了提高產品關税、禁售高科技產品,使我國企業通過投資方式獲取美國新技術的途徑基本受阻。二是我國新型顯示材料研發週期長、風險高,終端應用推廣難的問題突出。我國在新型顯示關鍵材料與核心裝備領域投入分散,科研與產業脱節,材料和裝備等研發成果難以產業化。

  李東生對於國內新型顯示產業的發展提出兩點建議,其一是建議加強和日本、歐洲等在新型顯示材料和裝備領域具有優勢的國家和地區開展技術合作。日本、歐洲企業在新型顯示材料和裝備方面擁有大量領先的關鍵技術。

  他表示:“尤其是日本企業在半導體材料領域長期保持着全球絕對優勢。日本還擁有一批長期專注於某個特定技術領域進行研發,技術含量高、業內地位領先且公司規模不大的家族型企業,很適合投資合作併購。建議採用多種方式鼓勵我國企業和日本、歐洲等國家和地區開展技術合作,加快我國新型顯示關鍵技術發展和突破,提升我國企業在新型顯示技術領域的核心競爭力。”

  其二,李東生建議國家改變重點研發計劃新型顯示材料項目管理模式,探索完善研發項目管理新機制。建議以顯示行業國家創新中心為平台,打通新型顯示上、下游企業間的技術合作,同時組織高校、科研院所基礎研發與企業應用技術研發的合作,以終端應用需求牽引上游關鍵材料技術的發展,實現從技術到應用的產業化落地,有效加速技術成果的產業化進程,大幅度提升科研項目產業化的轉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