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企業如何自保、自救和自新?

2020-02-08 15:12 來源: 世界經理人 

  這些天,人們對肺炎疫情的關注主要停留在社會層面:哪些地區/城市又新增了多少確診病例?又新增了多少死亡病例?累計確診病例又達到什麼新高?多少病例已經治癒出院?哪裏又在封城、封路、封村?人們在怎樣看待湖北人/武漢人?火神山/雷神山醫院何時建成?疾控專家和政府官員又説了些什麼?病毒究竟來自哪裏(難道真的是西方某大國乾的麼)?疫苗何時才能研發出來?哪裏有N95口罩售賣/贈送……

  出於職業原因,我同時也在越來越多地思考着另一個問題:這次突如其來的疫情,對廣泛的企業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這次重大疫情將會導致哪些企業死掉?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企業又應如何自保、自救和自新?

  在信大哥我看來,肺炎疫情帶來的企業生死問題,僅次於對民眾生命健康所造成的傷害,以及對民眾生活所造成的困擾或不便。因為,企業是經濟的細胞,企業出問題了,就意味着經濟出問題了;經濟出了問題,進而便必然會導致政府財政壓力、民眾就業、社會安定等一系列問題,隨之又會引發其他更多的次生問題。所以,這不是一個小問題。為此,自即日起,“信大哥專欄”將持續地與朋友們分享我的相關所思所想。本文是開篇。

  一、眾所周知的壞消息

  這個壞消息便是:這次疫情不會很快結束,至少要持續到四、五月份才可能收尾,甚至還有可能持續更長的時間。

  這絕非危言聳聽。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肺炎疫情的來勢比2003年的SARS更為兇狠、傳播速率會更高。截止目前(2020年1月29日下午17:00),全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6078例,重症病例1239例,累計死亡病例132例,累計治癒出院115例,現有疑似病例9239例。這組數字已經超過2003年感染SARS病毒的總體人數:2002年末至2003年8月16日10時,我國內地累計報告SARS臨牀診斷病例5327例,治癒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

  當年的SARS,從2002年12月15日廣東河源市發現第一例病患,到全國最大的非典定點收治醫院北京小湯山醫院最後18名患者出院(2003年6月20日),前後歷經6個多月;再到9月2日SARS被完全消滅,前後總共經歷了8個多月。

  國內外專家普遍認為,由於三個方面的原因,這次肺炎疫情極有可能比上次的SARS疫情持續的時間更長:其一,湖北武漢發現第一例肺炎病例後,沒有引起政府和社會的足夠重視,加上“權威專家”早期得出的“總體可控”“人傳人的可能性較小”結論,使得全社會對這次疫情沒有做到早防早控,導致了肺炎病毒的大面積擴散;其二,本次肺炎從感染到發病的潛伏期為1-2周,且多數人的症狀相比於SARS較輕,所以隱蔽傳播性極強;其三,正值春節假期,人口流動率極高,各區域人員交叉感染的概率大幅度增加。

  二、對經濟的影響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拖得越久,對經濟影響也就越大。標準普爾在前不久就曾做了一個“初步的評估”,認為肺炎疫情可能令中國的GDP減少1.2個百分點。作為對比,2003年SARS期間,幾家大的國際投行將當年的GDP增長預測平均降低了0.5個百分點。由此可見,本次疫情絕對不容小覷。

  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將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服務需求減少;二是生產、投資與出口中斷;三是失業人口增加;四是財政與金融環境惡化。

  肺炎疫情對經濟最直接的影響是人們出門減少。目前,許多地方已經封城、封路、封村,更多的地方採取了交通工具停運等限制人們流動的管控手段。毫無疑問,不出門會影響消費,特別是服務品的消費,包括旅遊、交通、娛樂、零售、餐飲等,加上現在適逢春節假期,影響就更大。本來,這個春節期間,全國酒店預訂需求較平日明顯增長,異地用户佔比較平時上漲16%,而文博館類景區門票銷量同比增長五成,但現在這些毫無疑問都已經泡湯了。許多企業為春節假期預先儲備了許多物資,現在都賣不出去,其打擊可想而知。

  人們不能出門,生產、投資都會受影響。國家已經宣佈企業節後開工時間推遲到2月2日以後,學生開學時間推遲到2月18日以後,各地方政府這兩天紛紛在依據本地的實際情況,在中央政府要求的基礎上放寬公司開工、學校開學的時間。而且可以預計,即便到了開工開學時間,員工和學生的活動也難於在短時間內恢復到正常狀態。

  企業經營活動受到衝擊,必定會影響到就業。僅以被衝擊最大的服務業為例,2018年全國服務業的就業人數為3億6千萬人,即便只有5%的就業人員因此失去工作,那也有將近2千萬人。

  消費減少,部分經濟活動中斷,失業率提高以及GDP增長減速,這樣一來,宏觀經濟形勢惡化就比較容易理解。一方面,經濟不好,財政收入勢必減少,但同時對財政補貼的要求反而增加,這些都會導致財政赤字增加、國家財政能力減弱。另一方面,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可能會大幅增加,而隨着經濟基數縮水,槓桿率反而會進一步上升,增加宏觀、微觀層面的金融風險。

  三、哪些行業將面臨巨大考驗

  首先信大哥要説,這次肺炎疫情並不是對所有企業都是壞消息。

  先從身邊的事説起。我們在武漢有一家客户,是從事地下水泥管道生產和銷售的地方性行業龍頭企業,春節期間該公司一直在加班加點地生產與出貨,因為該公司擔負了武漢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建設所需地下管道的供應任務。我們在上海有一家醫藥行業的創業公司,這個春節也沒有休息,因為他們正在加速研發一種與抗擊肺炎病毒相關的新藥。與此同時,信大哥我也注意到,我自己過去兩年出版的幾本書,正以超出平時3倍以上的速度在暢銷,因為人們不能出門了,在家讀讀書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大家知道,在肺炎疫情來勢洶洶的當下,正有眾多的醫療器械、醫用藥品/用品企業和醫藥研發公司在春節期間也沒有休息,它們正加班加點地趕製“前線”所需物資。大家同樣知道,這不幸中的“幸運”,也在當年SARS疫情期間降臨到了一批企業頭上,比如阿里巴巴、京東、順豐以及眾多的醫藥企業,還有一部分文化出版公司、網絡技術公司等等,就是藉助SARS疫情而在“一夜之間”快速發展起來的。

  毫無疑問,本次肺炎疫情下,還會有一些行業從疫情中受益,比如晉越集運出版業中的部分企業,醫藥醫療行業中的部分企業,互聯網行業中的部分企業,快消行業中的部分企業,新興網絡技術行業中的部分中小企業,等等。

  然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肺炎疫情,絕大多數企業並不會因禍而“得福”,相反其生產經營活動必會受到負面衝擊,甚至有不少企業正在或即將面臨生死大考。

  肺炎疫情已經嚴重影響的行業包括旅遊業、餐飲業、交通業、娛樂業、酒店業、零售業等等。這些行業中的幾乎所有企業,已經無一倖免地遭受到了衝擊,而且還將繼續遭受衝擊,直到疫情總體形勢明顯好轉。這些行業中的許多企業將不得不關門歇業,能夠倖存下來的企業也將傷痕累累、損失慘重。

  肺炎疫情還將波及到許多其他行業,包括除醫療醫藥行業以外的所有日用消費品行業、教育培訓行業、管理諮詢行業、技術諮詢行業、律師和其他諮詢行業、物流行業、展會業、外貿進出口業等等。這些行業中的有些企業將會因為疫情的持續而喪失交易機會,從而導致關門或暫時歇業;另外一些企業將會因為疫情的持續而喪失一部分交易機會,從而導致生存艱難。

  肺炎疫情還將對絕大多數的其他行業造成影響,這些行業中的企業或由於疫情導致的員工管理問題而受到影響,或由於疫情導致的客户需求問題而受到影響,或由於疫情導致的供應問題而受到影響,或由於疫情導致的融資問題而受到影響。

  四、企業將面對的四大具體問題

  肺炎疫情對行業經濟的衝擊,就是對行業中企業的衝擊。疫情將從以下四個方向上衝擊到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只是不同的企業受到衝擊的程度不同而已。

  一是來自員工管理方向的衝擊。幾乎每一家企業都要為防範員工被肺炎病毒感染而付出一定的代價。這方面的代價包括:響應政府號召延長放假時間而需要支付的員工工資,為防止員工被感染而讓員工“在家辦公”所發生的成本和機會損失,為隔離員工和為購買防護品而發生的成本,等等。除此之外,當一家企業出現員工感染肺炎病毒,企業必然需要為此支付相應的費用。

  二是來自市場需求方向的衝擊。大量的企業將會因為肺炎疫情,導致至少短期內的市場需求波動,這種波動將從各個方面影響企業的成本和利潤。

  三是來自供應方向的衝擊。由於肺炎病毒將影響到幾乎所有的企業,而所有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都離不開特定的供應商。這意味着,任何供應商因受肺炎疫情影響而出現的問題,都必然會傳導給相關下游客户。這一來自供應側的影響,將涉及效率、成本、質量和資金安全四個主要方面。

  四是來自資金供應方向的衝擊。對於部分企業來講,這可能是最為致命的。理論上講,當一家企業擁有足夠的流動資金時,在這一重大疫情面前,它便一定能夠挺過去。其間,它不賺錢甚至於出現鉅額虧損也是沒關係的,因為只要活下去,就會迎來新的發展機會。然而,對於那些流動資金往往僅夠支撐2-3個月的企業來説,如果在花完帳上的錢之前還不能迎來轉機,企業就很可能會在一夜之間垮掉。這是最可怕的。

  説到這裏,我不得不説,肺炎疫情將一定會重創中國股市,這意味着那些通過股票質押而融資的上市公司將面臨巨大債務壓力,而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因此出現問題,都將勢必波及到一批上下游企業。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就是一大批小微企業的生存能力。小微企業雖然“船小好調頭”,但是它們往往實力非常弱小,一兩個月內沒有訂單或訂單減少,就會有倒閉的可能。

  面對上述衝擊,如果中央和地方政府出面解決問題,可能使問題得以緩解;而如果政府坐視不管,甚至出現決策失誤,那必然會是雪上加霜。

  五、直面三大課題:自保、自救和自新

  這裏所説的“自保”,是指企業如何確保自己的員工不成為肺炎疫情的感染者。無論如何,企業在這方面都會付出代價,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避免出現過大的代價。在談及這一點時,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企業在此時絕對不能跟員工博弈,因為慘痛的教訓一再提醒企業經營者,老闆與員工博弈,損失最大的一定是企業。這個非常時期,特別需要老闆與員工同心同德、同舟共濟、相濡以沫。

  這裏所説的“自救”,是指企業在面對來自前述四個方向(員工管理方向、需求側方面、供應側方向、融資方向)的衝擊時,怎樣做才能實現自我解脱。顯然,提前做好系統化的預案,肯定比困難到來後再“臨時抱佛腳”要好。這裏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定要防範僥倖心理。僥倖心理通常有兩個:一是認為肺炎疫情很快就會過去,二是認為“車到山前必有路”。

  這裏所説的“自新”,是指企業如何抓住危機可能帶來的機會,以使自身在未來的時間裏發展得更好。俗話説“多難興邦”,任何危機到來時,既是壞事,也可能會轉化成好事,如果企業能夠借本次肺炎疫情危機,窺視到並抓住危機本身帶來的機遇,或者迫使自己的企業在經營或管理上進行重大變革,或許在下一階段的市場競爭中就會迎來更多更大的機會。前述阿里巴巴、京東、順豐以及一些培訓公司、晉越集運出版公司利用SARS疫情獲得後續超速發展的案例説明,至少一部分企業是有可能通過這場肺炎疫情而實現自新的。

  今天就談到這裏。在隨後的文章中,信大哥我將專門圍繞如何“自保”“自救”和“自新”的話題發表觀點及具體建議。敬請關注。